コンテントヘッダー

。熱光來臨,翠色森林

有人說,我錯過了你的青春,卻還不能陪你走到未來。

青春揮霍了光陰,時間轉過了年輪;情感充斥著華年,歲月蹉跎著滄桑。

你進入了我的書裡,那是偶然還是必然?偶然總是會給人創造,有種驚喜感,很書面的說著邂逅。必然總是會給人設計,有種無奈感,很通俗的說著命運。就像寒冬的孤梅,它傲立無枝,潔白無遐,在冬季的雪花中,你不定能看到它,卻不時亦能聞到它的清香。

正如你來到身旁,獨獨的聽著音樂,慢慢塞進了我的耳牆,聽覺神經觸及了視覺,明亮了你的臉龐。周末節假,音樂響起,我會聞到旋律的芬芳,仿佛有你在旁。都說青春多麼五彩繽紛,光纖華麗,有種激素刺激增長,唏噓溫暖,話語情長。

一個明媚的下午,夕陽微弱,白雲幾朵。臺階林立,水流輕潺,街道幽幽,行人三五。你裝著那件短小粉衣,青色牛仔,站在石階上,我在你旁。聊著喜歡與愛,現在與未來。我說,喜歡,我喜歡過很多人,但還沒愛過誰,而今卻愛上了你。你說,喜歡才會愛,所以現在喜歡。現在學業很重,都想著未來成就。第一次就在言語中牽了手,心有些悸動,這都是後來才開始感受到的,當時真是沒什麼感覺,激動麻木了神經,高興包裹了心智。那時借機看手相,尋找感情生命事業線,你握著我,我就順便把它們給了你,可是誰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在漸漸鬆開,於是線頭淩亂。我握著你,尋找過去今生未來,可是誰也不知道時間太遠,於是只剩等待。

元宵的縣城格外熱鬧,在學業的繁忙中偷點空閒,我們一起去城邊看煙花燃放。人很多,我緊緊握著,不讓你淡出我視覺。在一個空隙中,倚望天空,等待燦爛閃爍。聲響太大,聽不清說什麼,你凝視著天際,我凝視著你。很幸福,因為你就是我的五彩煙火。不知道你有沒有感覺,但我能明白,你羡慕那自由天空,然後放出耀眼的色澤。光芒熄滅,蒼穹冷落,剩一輪皓月和幾顆星星。劇終人散,我不喜歡這樣的場景到來,可我又能阻擋什麼呢?我害怕你的離開,但夜深了,總得回家。

情人節那天,一起路過很多街,很多店,很多人。她們抱著喜愛的玫瑰,洋溢著靚麗的笑。到這,如今我依然充滿遺憾。我真實到會問你要不要花?真是腦殘。我不知道當時你心理怎麼想,我只知道,我難過了。沒有給過一枝花,資訊字數都很寥少。後來多了,回答卻少了。

聽說桃花開了,在山上。借著一個週末,約好,去了那座並不熟悉的山,而有兩個熟悉的人。走啊走,我想一直這樣攜手,可是,一些許花瓣打在了我臉龐,我知道夢該醒了,面臨這片相對多的花,淡淡淺淺,你會仔細觀察每一枚花瓣,每一條紋理。認真的像個專家。在校園的幽徑旁有很多各種各樣的花,你總是照下它們,細細欣賞,這畫面悠然進入我心簾。我多麼希望自己也是一朵花,無名也好,凋零也好,那樣至少會換來你一點目光和絲絲垂憐。

紅花綠葉,春江鴨暖,過得很快,夏日悄息。一起登上海拔一千八百多米的山尖。你很累了,卻歡笑著。我有些疲憊了,卻高興著。那是因為我們在一起。夜色襲來,山頂寒冷徹骨,相互依偎,看濛濛山色。細聲話語,定格畫面。

如今,風景依舊,人已非非,經歷的都成了故事。我想,我還能舞動筆墨,還能為你做的,就是把你寫進書裡,寫進我的書裡。

コンテントヘッダー

飄滿杏花香氣的春天


天氣漸漸暖起來,彼時人們剛剛開始播種,原野上只有些三三兩兩勞作的人和機器,抬眼望去,只覺一片天地茫茫的遠意。忽然間,幾聲清脆的“啾啾”聲從頭頂的天空劃過,只見幾隻矯健的黑色身影劃破天際,長長的尾羽如剪刀一般,剪出了春回大地一片錦繡,剪出了綠樹鬱鬱蔥蔥,剪出了一樹杏花燦若朝雲……只是城市裡的春天總不如原野這樣明顯,雖然樓下也有幾株杏樹,然而,總不及從前,那鮮衣怒馬的年少時節,和那記憶中暗香襲人的杏花。

記憶中的杏花,是一片粉色的雲,隨著春風微微顫動,在陽光的照耀下,散發出煙霧般朦朧的光澤,遠遠望去,總有一種欣喜油然而生,仿佛那衣袂飄飄的仙子隨時會從雲中走出。喜歡在微雨時節,著一襲白裙站在樹下,任春風拂落花瓣如雨,杏花、春雨,沾衣欲濕,空氣中滿是草木山川的疏朗香氣,此時,仿佛分不清花與人,天地漸漸遼遠……現在想來,那時的感覺依然清晰,原來一朵杏花可比壯麗江河,一樹繁花就是一個世界。
小時候貪看杏花,竟不肯吃飯和睡覺,母親便會仔細選一株開的極大極好的,小心地剪下來,不肯傷到一隻花蕾,輕巧地插在一隻玻璃瓶子裡,注上剛從井中汲上的沁涼清水。其實就是極普通的玻璃瓶子,然而與淺粉的杏花放在一處,竟散發出濃濃古意,仿佛這瓶與花天生就是一對,前世她與他情深緣淺,今生一個便投身做琉璃瓶,一個做一枝杏花,只為此時此地相顧無言。有時也會想像自己是一位古代仕女,早起對鏡梳妝,素衣羅裳,錦面紅唇,纖手輕撫發梢,簪上一枝小小杏花,那情形便只能用“照花前後鏡,花面交相映”來形容。

後來,因為工作的緣故離開了老家,然而無論在哪裡,看見杏花,總是會想起小時候,仿佛在杏花清淺的香氣中,時間就會倒轉,又回到了過去,回到了從前。那還是很小的時候,夕陽快要落山,炊煙伴隨著滿天紅霞升起,淺粉的杏花也披上一層霞光,而此時,母親多半是在灶台前忙碌。最喜歡站在遠處看這樣的場景,夕陽、炊煙、晚霞、杏花、小小的房子和母親組成了一副既寫實又寫意的圖畫,如果給這幅畫起個名字,我想應該叫“幸福”。那時最喜歡吃母親烙的蔥花油餅,那時的餅在小小的人兒看來真是好大一張,點點蔥花點綴其間,好像是一池清潭,綻放出點點翠綠浮萍。騰騰的熱氣散發開來,與滿園杏花的香氣融在一起,那感覺如此貼心貼肺,現在想來應該就是愛與幸福氣息。後來吃過無數的珍饈美饌,卻再也沒有那樣家常的味道吸引人,那味道,那樣家常,那樣滿足。菜只有一碟醃芥菜絲,脆生生的金黃色,澆上一勺辣椒油,紅紅的辣椒浮在上邊,這顏色頂相配,還有一碟自家發的黃豆醬,幾把油綠的小蔥,單講顏色,就是最高明的畫家恐怕也無法配出,所謂的色香味俱佳,其實就是這樣的生活和本色。家裡養的小狗總是在這時聞香而至,靜靜地趴在桌子下,下巴墊在一隻爪子上,另一隻爪子藏在胸口,毛茸茸的小腦袋上還沾著幾片杏花瓣,小尾巴有節奏地掃來掃去,仿佛對自己的生活十分滿意。那時的生活便是如此,處處散發出柴米油鹽的煙火氣,卻又讓人覺得簡靜與滿足。院子裡這株蒼老的杏樹就這樣伴我度過人生中最無憂無慮的美好時節,為我帶來無數美麗的飄滿杏花香氣的春天,永遠留在我的心裡,留在我的記憶中。

時光如水般流逝,轉眼二十年就過去了,現在全家住在城裡寬敞的大房子裡,四周高樓林立,一眼望去只能看見四方的天與地,雖然舒適整潔,卻總是好像少了一點感覺。城市的綠化很好,有許多楊樹、柳樹、梧桐等等,都已長出金黃稚嫩的新芽,在陽光的照耀下,露出旺盛的生命氣息,只遺憾的是很少能看見杏樹,更別提那樣美麗的杏花了。雖然如此,那曾經無比美好甜蜜的少年時節,那一樹如雲般飄散如雪的杏花,依然在我的記憶中靜靜綻放,永遠不會凋零……
どれだけ
書道じでも
ガラス窓の外し
わらない
たどのように
たぼんやり
に饮み込まれ
ょうどのカメ
をかけるた
スンドゥブ
コンテントヘッダー

這個冬日,去看雪可好?


你我帶著年少的憧憬,擁入師大的懷抱,我們有著不同的性格,卻能相遇,相識,相知,縱使歲月帶走年少,也難以帶走我們心中的深情。不妨,這個冬日,我們去赴那場雪的盛宴。

朋友啊,這個冬日,去看雪可好?

看那雪花打著旋兒,滴落手心間,融成一絲溫潤。手掌散發著灼熱啊,你我相對,褪下身心的疲憊,彼此坦誠相對。

朋友啊,這個冬日,去看雪可好?

不求喧囂熱烈,要的只是,只是彼此相顧而笑。哈出的氣氤氳成空氣中的一抹白霧,變成冬日沉寂的濃烈。

朋友啊,這個冬日,去看雪可好?

挽著手,穿著暖暖的棉衣,拿著一根冰棍兒,縮著脖子享受著獨屬於冬日的感覺。

朋友啊,這個冬日,去看雪可好?

眯著眼,打個小盹兒,眺望著遠方的小精靈歡歡喜喜地跳入心間。那時,我們也許會緩緩的說一聲,親愛的朋友,有你真好!

朋友啊,這個冬日,去看雪可好?

看漫天白雪唱著歌,迴響在你我心間,那美麗啊,勝過一切,像黑暗荒野,一盞燈亮。

朋友啊,想著你我於茫茫人海中相遇,沒有童話中的夢幻多姿,亦沒有盛裝般的華麗高貴,有的只是,只是心與心相交,有的只是,一直彼此相依。

朋友啊,你們是我深深愛著的人啊,居住在我的心間。縱使外敵叫囂著打開我的枷鎖,我想,我也絕不會,絕不會把你們放逐心外。縱使時間淹沒滄海桑田,一直不變。

錦瑟年華,相約銀白祭流年,祭那浮生夢三千。一生情愛,都需付出
暖暖的笑意
気まずい空気が漂った
找尋更廣闊的天空!
荒涼了容顏,枯痩了等候
只有此月,才能搖出遊子的思念
自分で感じ
感受縈繞在電話兩端的溫暖
一生最好是少年,一年最好是青春
人生有一群知己,足矣

コンテントヘッダー

為自己煮上一杯咖啡

驚雷,電閃,風雨蕭蕭。

而我在驚雷之前仿佛一切皆有徵兆一般就醒了過來。其實一直以來我都很依賴我的直覺存活著,每當仿佛有什麼事情會發生的時候,總會有一些小的事情給我預示,心就會不自覺地有一絲憂傷。有很多朋友都說我遇事處變不驚,而有時候確是有預兆在那兒。

不提這些醒時的夢囈,一看手錶,淩晨五點了。我樓裡面的一個女孩子把行李寄存在我這兒,六點就會過來取了。這幾天考了七門期末考試之後,又撐著值了整整兩天的班,在樓裡跑上跑下忙著住戶搬出宿舍的手續,忙著道別,忙著喜悅與傷感,加上一絲畢業帶來的錯綜複雜的情緒,一下子讓我有種身心疲憊的感覺。

有個人帶著略微辛酸更多甜蜜的情調數落著我:”你啊,心軟,又容易相信別人,他人有難,又要全部攬下活來。“ 確實,以前有幾個宿舍管理員病了我都義不容辭地頂替了,也沒有再向他們要代班,覺得自己能夠扛一些,就多擔當一點吧。很多時候,我總覺得,靠著一種意念,一種靈魂深處的冥想,就會走很遠很遠。

我還記得在大圍山中迷路的一次,我們在狂風暴雨中跋涉了十一個小時,而我是不願意輕易放棄的人,我總覺得,熬過了這一段苦,它就甜了,那麼未來的困難,也都會變得平易,那麼此刻的揮灑,便是一場自由自在的歌舞,一曲高歌,一分萬里同悲的豪情。

很多我深深眷戀著的人們都不知何時能夠再會。看著他們的背影,我禁不住一陣陣眼睛發潮。其實我是個很不善於表達自己情感的人,我總是喜歡默默地做很多小事情,又不願意去告訴對方,然後沉浸在這些只有自己知道的小小歡喜中,傻的可以。

心與心是如何交流的呢?一刹那的變化那麼快,於是在對的時間,對的地方,忽然感覺到一種迷離,然後萌發出一種自以為錯覺的蠱惑,你就是對的人麼?此刻的心動是真的,還是幻覺?

雨漸漸小了,從淒淒如晦漸變成雨絲風片。

怕冷,披著條薄毯子,又為自己煮上一杯咖啡。

細細地繞著咖啡杯沿品味著過去的滋味,半分苦,一分酸,兩分甜,三分清香,四分柔美,五分回味。
let people know that the danger with salty tears sleep see each other's face 雪に覆われば 欣賞著周圍的安靜 天涯舊恨 風雨也無晴 天空灰灰的 迷迷糊糊 你和陽光一般地燦爛
コンテントヘッダー

微笑的你

你知道嗎,每年我都會在一個特定的季節想起你,比如說春夏秋冬。 ——題記

楊柳吐翠,春風拂面,春天正含苞待放,迫不及待展現孕育了一個冬天的生機。在這個美麗的季節,我第一次遇見你,我最好的朋友。第一次見你,你給我的印象很靦腆,凝脂如玉,笑容璀璨,睫毛羞羞答答的垂著,不能不說,你是一個標準的美人坯子。隨後你笑了一下,眼睛眯成了一條縫,你和到來的初春一樣,笑容裏洋溢著生機。

夏是一個激情如火的季節,太陽變得火辣,熱氣在蒸騰,翻滾,在這個炎熱的季節,我認識了另一個你。寬闊的操場在這個季節變成了你的遊樂場,你盡情歡愉,你笑容燦爛,你的活力感染了每一個人,大家忘記了炎熱,在操場徜徉著自己的青春,你們一起做著各種各樣的遊戲,踢毽子,丟沙包,跳繩......你雖然大汗淋漓,卻始終笑著,我能感受到你的激情,你的笑容裏有火啊!

秋日,飛舞的柳絮結束了跳舞,迎來黃葉的玲玲簌簌,好一片寧靜的樂土,祥和,溫馨。我們相約在樹下,彼此什麼也不說,只是默默的。靠著手心傳遞的溫度,交換屬於我們的默契,樹葉落到你的肩上,也不拂,只是待它被風刮起。你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憑著零零碎碎的陽光,我可以清晰地看到,你笑了,笑容裏滿是寧靜與幸福。

冬日,冰雪傾覆,陽光虛弱的照著,眼看最後一抹微光即將沉到地平線以下,只能說,這冬是沉悶與壓抑的。你的一聲呼喚劃破沉寂,我急忙趕過去,你興奮的拉我往一個角落裏跑,近了,我看到,那裏竟有一抹鮮豔的綠,你興奮的述說發現它的經過,笑得很得意,你和我說,春天快到了。你蹲下來,看著那抹綠,笑容裏潛藏著希望。

畢業後,我總是想起你,也總是夢見你,你還是那麼愛笑,無憂無慮。想著你放肆的笑,我的嘴角不知不覺也添了一抹笑意,在想起你的每一個春夏秋冬。The church Informer
Was pursued by hounds wounded to death
To protest the Corrib gas pipeline
I'm with you umbrella?
Spice
New York cockfighting
The cold season
Nanke dream, love and resentment
The aloes
Obama's uncle
自我介绍

cameald

Author:cameald
欢迎来到FC2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